现场可不是刘浪一个人在干咳包括侃侃而谈的老

  华清大学的学子在未来都恨不得鼻孔朝天,更枉论是这个时代,那绝对是十万里挑一的主。
 
    刘浪微微一笑,找叶企孙借了笔和纸,在上面写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算式。
 
    放在了三个未来的科学巨匠面前。
 
    除了始作俑者刘浪,包括旁观者叶企孙和小洋妞儿在内,看着这个算式的五个人,集体皱起了眉。
 
    可以说,在场的人中,除了可怜的胖子只读了私塾没怎么正儿八经上过大学以外,其余的,不是哈弗大学的博士就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那学问,在此时的中国,绝对称得上顶尖。
 
    可是,面对刘浪出的这个题,他们集体。。。。。。蒙圈了。
 
 第525章 因为算错了
 
    刘浪出的题目很难吗?
 
    不难,一点儿也不难,可以说现在中华民国官办学堂给七岁幼童启蒙也会教的。
 
    可是,一加一等于三,这是什么鬼?
 
    如果说刘浪是笔误写错了,但刘浪后面悠悠然所说的问题:一加一在什么情况下等于三。彻底让一帮高知们脑神经有些犯抽。
 
    这是个数学问题?不太像。是个物理问题?有些像。是个哲学问题?很有些像。
 
    号称哈弗大学哲学系天才博士的小洋妞儿蔚蓝色眼睛里开始画圆圈,以她所理解的所有哲学,都无法解释,一加一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等于三,无论她用什么样的哲学思考来解释,最终都绕不过一个数学的点,一加一明明等于二。
 
    别说小洋妞儿和三个先前满脸傲然现在一脸苍白的未来科学精英,就连叶企孙也紧锁着眉头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
 
    可怜的物理大家穷搜了脑海中所学的一切知识,也未能找到一种最好的解释来诠释这个绝对错误的数学等式,那明明就是个不等式。
 
    刘浪很装逼的坐着,和未来八十年后本山大爷满脸的严肃一样,坐等着高知们被自己忽悠瘸了。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叶企孙看了看自己那三位同样眉头都快拧成团却依旧不肯放弃,甚至有两位还拿着笔和纸刷刷写着各种公式演算的爱徒,微微叹了口气,苦笑着对刘浪说道:“刘团长,你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别说我这三个笨蛋学生了,就是我这个老师,也被你给难住了。”
 
    “是啊!刘上校,你这道题明明无解,有本事你说出答案。”想得脑仁疼的小洋妞儿也急了。
 
    “你们确定要我说答案?好吧,这样,鉴于劳拉博士都答不上来,这道题就当热身,不算数。”刘浪感觉自己的笑点已经即将忍不住了,努力绷着脸说道。
 
    “刘,你赶紧说,我不信这道题有答案。”小洋妞儿已经急得直跺脚。
 
    以熊真为首的三个未来科学精英们这会儿也彻底焉了,瞪着渴望求知的双眼看着刘浪。
 
    刘浪微叹一口气,道:“算错的情况下。”
 
    办公室内猛的一静。
 
    静的刘浪都有点儿毛骨悚然,警惕的扫扫呆若木鸡的几个高知,悄然无息地退了两步。搞个笑而已,没必要散出如此之浓的杀气吧!
 
    “啊~~~”小洋妞儿拼命揉了揉自己栗色的长发,发出一声尖叫。
 
    门猛然被推开,泰森中尉像头猎豹一般冲了进来。
 
    什么情况?黑大汉也有些蒙圈,可怕的刘上校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小姐吧!
 
    劳拉却没理自己忠心耿耿的保镖,蔚蓝色的眼睛里腾起一股接一股的火焰瞪着刘浪,“该死的,刘,你太卑鄙了,你这是陷阱,无耻的陷阱,我们都被你误导了。”
 
    “对不起,劳拉,我没说过一句误导你们的话,如果说是误导,也是你们的心误导了你们。”刘浪很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很哲学。
 
    脸色本来极为不好看的熊真脸上涌起了一阵不服,被这样一个近乎于玩闹的问题给难道,换了谁都是不服的吧!更何况是他们呢?
 
    眼看着,刘浪就要继续祭出大招,放出另一个脑筋急转弯问题,刘浪完全有理由相信,未来互联网那些令人防不胜防的脑筋急转弯问题能把这帮高知们问得彻底怀疑人生。
 
    两个不同时代的思维的鸿沟几乎不是由智慧和学识所能跨越的。
 
    但,室内却传来“啪啪”的鼓掌声。
 
    不服气的差点儿要冲上去和刘浪上演全武行的一女三男一愣,将目光投向正在鼓掌的老叶同志。
 
    “劳拉,熊真,你们几个,知道我为什么要鼓掌吗?”神态淡然的叶企孙问道。
 
    “叶教授,他明明是语言陷阱。”小洋妞儿还有点儿不服气。
 
    “不,刘团长这个问题,问得很精彩,答案更精彩。”叶企孙却摇摇头。
 
    “如果说从提问到公布答案再到所有人的反应算是一场考试的话,我,叶企孙可以打50分,熊真他们三个,可以打10分,而劳拉你,却是0分。”叶企孙继续说道。
 
    “咳咳。”
 
    现场可不是刘浪一个人在干咳,包括侃侃而谈的老叶同志的三个学生。
 
    叶大淡然。“刘团长这个问题看似简单,答案甚至更是简单的让人有些恼羞成怒,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掉入了语言陷阱,是被他引导进入了思维的误区。可是,就如同刘团长刚才所说的,我们每个人问问自己的心,是他误导了我们呢?还是我们自己的心误导了自己?”
 
    听叶企孙说道这里,几个年轻人的脸色也平静下来,仔细思索着叶教授的这番话。
 
    “在我看来,这与其说是一个语言陷阱题,其实更不如说是一个拷问我们思维局限的题目,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于用我们固有的思路去思考问题,甚至可以说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来看待所有问题,因为我们学到了常人难以接触的数学、物理、自然等等科学知识,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考虑着解决问题而不是去质问问题,谁说问题不能错呢?如果换成一个稚童,他很有可能就会说,这是算错了。多简单的一道问题,我们却没有跳出我们的惯性思维,理所当然的,我们自然也是回答不出的。或者说,刘团长这道题,本就是针对成人所问的。”叶企孙看向刘浪。
 
    刘浪服了。
 
    只能服了。
 
    不愧是教育大家,一个脑筋急转弯,都能被他解释得如此完备如此具有教育意义,而且,不光是刘浪丝毫找不到说不通的地方,而且这个脑筋急转弯正如老叶同志所说的那样,只考成人不考孩童。
 
    见刘浪只咧嘴不说话,叶大教授风淡云轻的一笑继续往下教诲弟子:“之所以说我老叶能打五十分,那是因为我是老师,爱给自己打多少分就打多少分,而熊真你们三个,在获知答案后虽然不满但未急赤白眼的嚷嚷被骗了,给你们打十分属于心性方面尚可,至于劳拉,知道答案不细心思虑却质问出题人,给了零分算是小小惩戒。”
 
    “哈哈。”刘浪长声大笑。
 
    刘浪总算是知道大师的那一百多位高徒是怎么成才的了。
 
    一个睿智外加风趣幽默的叶大师,若不是刘浪还有要事要办,真的也想在华清园当一回他的学生了。
 
    得了零分的小洋妞儿虽然撅起了嘴,却也是乖乖的坐下再不发言了。
 
    “这样,刚才的题目有人异议,那就不算,我再出一道题,熊真你尽可以拿给你的同学们看,然后每人写出自己的见解,我会挑出其中的十位去广元。”刘浪拿起纸笔刷刷又写了一行公式,递给了熊真。
 
    进来就没再出去的泰森悄然扫了公式一眼的小动作刘浪也只是笑了笑,自是当做没看到。
 
    笑着和叶企孙教授道别,在叶企孙教授陪着刘浪走出门的当口,刘浪很装逼的丢了一句话:“我希望,我独立团的军工实验室能满员。”
 
    然后,三个未来精英继续看着刘浪的那一行公式继续蒙圈。
 
    那是一行真正的公式。
 
 第526章 掌握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钥匙
 
    在叶企孙送出小楼的路上,刘浪给叶企孙表达了自己不仅需要理学院学生的愿望,还希望有生物医疗学科高材生的想法。
 
    叶企孙在听说刘浪有投入巨资对伤口感染药物研究的想法后,当即承诺会提供至少两名生物学方面的优秀学生去广元,前提是刘浪得有足够的科学实验器具。
 
    关于这点儿刘浪自然是拍胸脯保证,青霉素这玩意儿的提纯本来就是美国人在简陋的环境下无意中发现的,需要毛线的高精尖实验器具,他只要把美国人发现青霉素的步骤潜移默化的告诉这帮高材生们,他们就一定能搞得出来。
 
    只要历史不出现偏差的话,现在美国人虽然已经发现了青霉素的作用,但提纯出可以注射于人体的青霉素,那还得等到战争爆发以后,这个时候的他们还远未像战争来临时那样渴望青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