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真率领的五名队员刚冲到一半距离篮球都还有

  那个嚣张的态度,简直就像是。。。。。。
 
    怎么说呢?就像是对所有人说,来,打我啊!有本事来打我啊!反正一股子贱人气息扑面而来。
 
    看惯了未来连续剧中纨绔大少装逼套路的刘浪演绎这些起来,一点儿也不比那些小鲜肉们差,就差一个四十五度望天了。
 
    “篮球是一项集体运动,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你一个人,我们怎么比?”熊真拧着眉头也走进场中心,沉声道。
 
    斗牛啊!刘浪刚想说,突然想起这不是未来,此时的篮球应该都还没进入奥运会,斗牛这种单对单单挑的规则应该还没出现,目光一扫,心中不仅有了计较,“这样吧!我们有四个人,但那个黑大个儿你们也看到了,个高块大,当两个人用你们没意见吧!你们出五个人,五个球,谁先进满,另一队算输,如何?”
 
    搁一般人来说,对方只有四个人还有一个人是女人,却要自己这边出五个人,那明显就是一种侮辱,不气得跳脚也要骂娘。
 
    但熊真却是认真看了看刘浪,再看看黑铁塔般的大汉,脸色平静的点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来。”
 
    刘浪对熊真的评级不由再度上调,这个未来的天才人物在心性和观察力以及决断力上也是超级不凡啊!
 
    篮球是集体运动,但如果多了个领军人物,那这个集体将变得更强大,熊真显然发现黑大汉泰森的体格无人能敌,光那一个就可能得需要两到三名己方队员去防守,所以,胖子,说得很公平。
 
    体格不如就是体格不如,熊真并没有因为所谓的民族自尊心就盲目的觉得被小视了。
 
    “不过,你先得给我讲讲这个时期的篮球比赛规则。”刘浪紧接着的一句话差点儿没把熊真气晕,要不然他也不会忽略刘浪言语里强调的这个时期这个关键词。
 
    是的,刘浪知道几十年后的规则,但不知道现在的,这是实话。
 
    熊真忍着怒火,详细的给刘浪讲了篮球比赛规则。还好,除了没有什么回场和二十四秒内必须投篮的规则以外,其他规则基本差不多。
 
    “我不会打啊!”孙无法苦着脸下场之后第一句话就让周围的学生们差点儿笑破肚皮。
 
    看哪个装逼的胖子怎么被虐死。
 
    “没事儿,站那儿双手举高高会吧!我一个人就搞定他们了。”刘浪漫不经心的答道。
 
    嚣张,前所未有的的嚣张。
 
    学生们眼里喷出的怒火如果可以成为实质的话,胖子早就成烤猪了。
 
 第522章 论装*,胖子是专业的
 
    “亲爱的刘,你确定我们四个,不,确切的说你一个就可以赢他们?我和泰森为了中美两国的友谊可是不会帮你的哟?”小洋妞儿站在刘浪身边轻笑道。
 
    蔚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幸灾乐祸。
 
    很显然,别说她不会全力以赴,完全是中锋最好人选的黑大汉泰森用站在最角落位置站位已经表明了,这场篮球赛,他就是来打酱油的。
 
    “劳拉女士,如果我说,我找你们来凑人数,纯粹是不想我国未来的花朵们太过难堪而已,你信不信?”刘浪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扭头走向底线,要争球了。
 
    “吹牛大王。”小洋妞儿皱皱可爱的小鼻子,翻了个白眼。
 
    之所以是走底线争球,是因为这个时期的争球规则是,两边队员都在各自底线,裁判朝中间扔球,然后看谁能抢到,看谁跑得快,而不是跳的高。
 
    好吧,在速度方面,任是谁看到一只比豹子跑得还要快的“猪”,谁都会惊爆眼球的吧!
 
    哨声刚刚响起,抛出的篮球都还没落地,熊真率领的五名队员刚冲到一半,距离篮球都还有五六米的距离,所有人就看见那个嚣张至极的胖子,已经冲到了中间,伸手一捞,就将正在下落的篮球揽入怀中。
 
    犯规抢跑?这几个字眼都只是刚刚浮现出脑海还没形成语言信号,就见那个胖子拍着篮球再度高速启动,朝己方半场冲了过来。
 
    前有阻挡后有追兵,眼看这次刘浪的突袭就要无功而返,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正在高速突进的刘浪却是露出雪白的牙齿,龇牙一笑,违反物理常识的猛然一停。
 
    身后正在狂追的熊真一个不察,朝前又冲了两米才勉强停住脚步,回头再看刘浪时,却只能绝望的看到刘浪已经举起篮球,高高的扬起手臂,以一个极为标准的投篮,将篮球投了出去。
 
    手起,球落。
 
    对于肌肉已经控制到极为恐怖程度能用一把刀插中十米外一只苍蝇的刘浪来说,五六米外的那个脸盆大小的篮筐,真的和汪洋大海差不多。
 
    熊真瞳孔猛地一缩,惊人的身体素质,标准的投篮手型,准得不能再准的投篮准度,这绝对是个高手。他的确有资格说这里的所有人篮球打得烂。
 
    不过,个人能力不代表什么,篮球运动团体协作才是最重要的,遭遇刘浪惊艳一击的熊真并不气馁,在他的组织下,五名华清大学互相传递着篮球攻向了刘浪方的篮下。
 
    两个出工不出力的外国人,外加一个空有一身蛮力却不懂篮球规则被交待只需要双手举高高防守犹如一根木桩一样的孙无法,会有什么防守?就连刘浪,也只是笑眯眯地张着手看着五个小伙子在自己面前穿花引蝶般的传球也没拼力防守。
 
    很快,熊真觅得机会,切到篮下绕过打酱油的黑大汉一个反手上篮将球打进。
 
    场下欢声雷动。
 
    虽然那个胖子刚才露了一手个人单打很厉害,但华清大学这边团体协作将球打进也同样赏心悦目。
 
    更何况,这是主场作战,对手又是那个嚣张的胖子。
 
    欢呼声必须要大一些。
 
    轮到刘浪这边进攻了,三个打酱油的角色压根儿没过半场,又是刘浪持球单打。
 
    这次五个小伙子学聪明了,两个在前,三个在后,将刘浪的前进的路堵得死死的,再怎么强,总不能一打五吧!
 
    既然不让进,那就只有投了。刚过半场,刘浪看看面前严正以待的五个大小伙子,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双手一推,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篮球画出一丝美丽的弧线,干脆利落的,空心入框。
 
    全场鸦雀无声。
 
    泰森脸上再度露出一丝慎重,别人只是认为刘上校投篮准,只有他这种被军队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才知道,这个超乎寻常的准度中蕴含的是这位上校对双臂的肌肉超乎寻常的控制程度。
 
    那双手如果拿的不是球,而是一把刀,也丝毫不比一杆枪的威力要小,尤其是想到这个可怕的上校小腿侧插着的那把黑乎乎不露丝毫光泽的奇特军刺,泰森中尉脊梁上也忍不住掠过一丝冰凉。
 
    二十米的范围内,他丝毫没把握躲过中国上校投掷出的凶器。
 
    反轮到华清大学进攻,熊真再度毫无困难的打进,双方打成二比二平。
 
    不过,当刘浪脸色毫无变化的再度持球进攻时,熊真终于明白,那个嚣张但极厉害的胖子的打算了。他已经领先进球,无论华清大学进还是不进,只要他率先进第五个球,华清大学也就输了。
 
    “该死的,防住他一个,我们就赢了。”熊真咬着牙大吼,带着三个队员在刘浪还未过半场之际,就扑了过来。
 
    可惜,一个在战场上血战了近月徒手格毙过近百日军的超级战士的身体素质不是这帮年轻学生们可以想象的。